Joan_Ohno

【翔智】电影票

电影票

*此文山组only,无其他任何CP或暧昧关系!!!出现的其他人只是助攻_(:з)∠)_

*实际是双向暗恋【根本没表现出来好吗……

*BUG超多,OOC,慎入。

*前几天看电影时候的脑洞,然而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BUG一大堆,文力太低感觉通篇废话,大家凑合着看吧嘤嘤嘤求轻拍_(:з)∠)_

*本篇大概智视角,可能会有翔视角_(:з)∠)_


没问题的话可以接着往下看了哟ww


 

1.

单张电影票,恋爱电影,最后一排,最角落。

搞什么啊爱拔酱,为什么一定要选这个位置啊,大野智感觉自己的黑线都要实体化了。你看起来是这么孤僻的一个人吗爱拔酱……一个人看电影还买最角落的位置,每天和一大堆队员勾肩搭背一起打球唱K的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我平时认识的爱拔酱不是真正的爱拔酱吗?

一边思考着自家好友是不是有隐性的心理疾病,一边惆怅地想为什么其他看电影的都成双成对唯有自己是单个。空位其实倒是有挺多,但大多旁边都紧挨着一对两对小情侣,大野智也不好意思去当电灯泡,还不如安安分分蹲在角落里。

有点后悔自己自己答应好友来看这场他因为临时有事不能去看的电影了。没答应就好了。

脑海中一下想到那个明明比自己高十公分还故意蹲下来可怜兮兮地央求自己“O酱去嘛去嘛,其他人也没时间,不去看多浪费啊”的人,眼睛一闪一闪的,让人产生了一种自己正在欺负一只大型兔子的错觉。

啊啊啊啊没办法,再来一次还是会忍不住心软答应吧_(:зゝ∠)_

 

其实动过去电影院逛一下看两分钟就走的念头,结果大兔子君临走把票给他的时候很认真地说:“O酱一定要把电影看完,回来要把情节一点一点全部讲给我听哦。”

……到底是为什么啊这。

其实大野智并不是讨厌看电影,只是恋爱电影实在跟他不搭,至少是跟现在的他不搭。

谁让他昨天刚刚失恋。

 

2.

说来有些不好意思,大野智喜欢的那个人,小他一年级。

关键是,是学弟。

大野智从小到现在也没谈过两次恋爱,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大多是女方觉得自己没有被重视——这人一专注起来可以二十多个小时不吃饭兼自动屏蔽耳边杂音,更何况是女朋友催自己逛街看电影的电话铃声了。所以周围的人对于大野智不谈恋爱这件事都表示非常理解,简单来说大野智的世界里除了画画捏泥人就是鱼。大野君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M姓好友曾说这人可能最后要和鱼结婚。虽然是很喜欢钓鱼,但大野智知道自己最喜欢的还是画画。

从很小大概是有记忆开始在就画画,一直画到现在。总觉得画画似乎占据了他的整个生命。

最近常遇见的那个,据说是经济部精英的男生,莫名地让自己很想画他。

最开始的时候是在自己没什么画画和捏泥人灵感无聊地望着画室窗外的时候,发现那个看起来很立派的男生单肩背着挎包在树下等人,那时正是初夏,少年穿着很普通的白色衬衫,但卷起的袖子却莫名让人觉得帅气。

再往上是脸。又大又圆的眼睛。

大野智想,是我最喜欢的大大圆圆的眼睛。就像是小时候住在家旁边常常和自己一起玩但最后搬走了的小男孩的眼睛。

大野智伸了个懒腰,提笔开始画画。

 

开始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特别注意这个人,只是把他当成自己无数个模特中的一个,后来大野智发现那个人每天会固定在这个地方等一个小时,之后他等的人才会姗姗来迟,然后两人再一起走。等人的时候男生大多数时候会翻看书籍,认真读书的样子看起来很迷人。

唔……是个好学生呢。大野智心想。

大野智很想问问那个人,等这么久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坐坐,他看的书都是些什么书。还有,为什么每个角度都那么帅气。

之后在咖啡厅、自己喜欢去的荞麦面馆都有遇见他。

总是让男生等的那个人下巴有颗痣,大野智记得很清楚,自家好友前不久刚和自己八卦过这个戏剧部名叫二宫和也的人,据说拒绝了娇蛮出了名的御手洗家大小姐的告白。

于是顺着二宫和也这个人这条线索拐弯抹角地拜托了人去请问那个总在树下等的男生的名字。

樱井翔。

说不清楚知道他的名字到底想干嘛,交往苦手的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冲上去说“啊你好我是大野智因为最近总是看到你所以想跟你交个朋友好吗”,所以自己单知道个名字到底是想干嘛呢。可能自己也不懂吧。

大野智的感情向来很迟钝,但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连续三个月都只画这个名叫“樱井翔”的人时,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

自己可能、也许、大概……是喜欢上了他?

大野智从来只会打直球,于是在捏好了个樱井翔小泥人之后小心翼翼地放入小盒子里面。

踏上必胜(?)的征途吧!告白的勇士!

 

只是没想到那个小泥人还是没有送出去。

小心地捧着那个小盒子,好像是捧着自己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在樱井翔常去的咖啡厅找到了他和二宫和也。

远远地看到两人似乎在交谈,桌上摊着一些纸,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写的什么,大野智走近了才隐隐听到两人的对话。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二宫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诧:“我们是多年的好友……”

“我喜欢你,这句话我已经想了很久,但还是觉得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说出来!”

哈?原来是这样。

其实多少也注意到了,普通的朋友的话怎么会一直每天坚持在一个地方等一个多小时,怎么会形影不离。

原来如此。

还没告白就失败的恋爱啊,真是悲哀。

 

思绪回到现在,电影院里现在自己正在看的电影名字叫《世界上最难的恋爱》,是讲有着圆圆面包脸的酒店社长不懂如何恋爱,在对KY女的追逐中笨拙地越陷越深的故事。

这哪里叫世界上最难的恋爱呢,像自己这样,表白对象都不认识他,正准备表白却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正在对别人表白,连厚脸皮追逐对方的机会都没有,这才叫艰难的恋爱吧。

看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时候原本空无一人的右侧座位突然多了一个人,头毛卷卷的,在暗暗的电影院里面看不清楚脸,猜想或许是个年轻男子。

“那个……你也是一个人吗?”

大野智稍微有点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会突然在这种地方被人搭讪,那人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他努力地睁大眼睛想辨识那人的脸却发现只是徒劳。为了不影响其他观众看电影,他小声地回答了一句,“恩。”

 

3.

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场面。

面前是一束火红的玫瑰,拿着玫瑰的那个人微笑着,从未改变的又大又圆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是自己从来就最喜欢的大大圆圆的眼睛。

“大野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电影结束后正是饭点,大野智想走得快的话还赶得上食堂的午饭。因为坐在最里面,要自己右边的人都出去自己才能走,谁知道右边这个人站起来就不动了,还侧过身整个人对着自己。然后,在灯光下终于看到这个人的脸。

……樱井翔?

名字差点就要脱口而出,那人却突然拉住自己的手说:“大野学长,可以和我去一个地方吗?”

大野智还来不及回答,或者思考为什么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就被拉着在大街上跑起来了,内心不忘吐槽难道是在拍电视剧吗。

然后终于在一个巨大的喷泉前停了下来。

1、2、3

身后的喷泉喷出漂亮而巨大的水花。

“大野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周围的人都在吹口哨围观,许多人起着哄说“答应他!答应他!”

“二宫和也”闷闷的声音传来。

“诶?”

“我昨天听到你跟他表白了。”

“哈?我哪有……啊是在咖啡馆那个吗,我在陪nino对台词,他最近要拍一个电影所以请我帮忙练下台词。”樱井翔原本微笑的脸终于带上了一分焦灼。

“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的satoshi!”

对面的人皱着脸,好像全世界都在欺负他一样,八字眉也可怜兮兮的。过了一会儿才嗫嚅着说,“好吧。”然后低着头接过了樱井翔手中的花。

大野智想了想,在自己的包里掏了下,把原本想扔掉的小泥人递给樱井翔。

樱井翔看着那个小泥人,咧嘴笑着,活脱脱仓鼠样,就像是小时候,隔壁家长着面包脸的小哥哥送给他的用油彩笔画的画时,自己的笑一样。

============END===========


然后可能有一点小问题这里先解释一下ww

*O酱和sho酱之前没有面对面交谈过所以没有马上认出sho酱的声音,但是在偶遇的面馆和咖啡店之类的地方有听到过sho酱说话所以觉得对声音有印象。

*翔君在影院里面打招呼是为了确认旁边坐的是O酱,因为影院里面很暗看不清人

 

……我到底在写个什么啊摔!


 

 



评论(8)
热度(38)

Joan_Ohno

A团蓝担团苏(๑ºั╰╯ºั๑),食智右,竹马也可,雷其他团内CP。
佐鸣√ all27√ all黑子√ 沈谢√ 夏乐√
福华√ 忘羡√ 薛晓√
天涯明月刀ol√ 唐青枫√ 天刀ol唐门√
cp洁癖严重,圈地自萌状态中。

© Joan_Ohno | Powered by LOFTER